您的位置 主页 > Q生活通 >以设计师眼光探讨:2017年国庆主视觉为何评价两极 >

以设计师眼光探讨:2017年国庆主视觉为何评价两极

以设计师眼光探讨:2017年国庆主视觉为何评价两极

本文获作者同意转载 。作者谢采倪,ui / web designer,正致力于用浅白的文字,设计师的角度分享生活中的所见所闻。若有进一步兴趣,请见作者 Medium 与 Facebook 页面。

由郑司维率领操刀的 2017 国庆主视觉,在 9/14 号晚上透过新闻媒体公开亮相,才短短几日就引发了许多的讨论及正反两极的评价。

为什幺设计师大多给予「茄芷袋」概念正面评价?

我自己本身是 UI 设计师,以个人的观点来看,我十分喜欢,觉得是一个视觉和高度都兼具的好设计。

在我的理解里,整个设计理念藉由「茄芷袋」将民间的颜色带入设计中,大胆的用红蓝绿色编织成双十。身为设计师觉得这样做很勇敢也很聪明,这三种颜色是「茄芷袋」的颜色,透过设计理念转化后便不再是蓝绿党派的代表色。

很多设计师为了避免争议都少碰蓝绿,这也是为什幺许多场国家庆典的主视觉总是大红、大金或用渐层色处理。但这次 2017 年的主视觉却正面使用了这些在台湾的设计师必须 「酌・量・使・用」 的蓝与绿,因此我看到这个设计的当下很感动也很佩服。

以设计师眼光探讨:2017年国庆主视觉为何评价两极
以设计师眼光探讨:2017年国庆主视觉为何评价两极
郑司维设计团队的其他视觉提案和粉丝团封底设计。

但我在阅读中央通讯社的 网路新闻 时,注意到郑司维提到一段话:

这让我不禁好奇,我的同温层设计师族群在脸书上一片讚好与和平,那其他人呢?不是设计师的人对这次主视觉有什幺样的看法?

我花了一些时间在脸书上及网路上爬完文后,发现果然没有我想像中的那样美好,情况不像世大运那样大家对设计充满光荣与骄傲,这次或许是因为牵扯到国庆的政治议题,让评价变得十分两极。

2017「一起更好」,成功说服群众「一起讚好」,却也引发网民「一起开砲」

正面评价很多,像是 吴姓网友 吴逸文就在脸书上提及:『以前每次到了国庆就是满街满谷的中华民国美学视觉轰炸。 今年,终于成功被彻底颠覆。 今年双十国庆主视觉,创意取材自国民日常中必经的传统市场,拆解庶民文化符号的精彩演绎。 向 KMT Style 说 Bye!』

有许多人都很认同这次的设计理念:运用台湾在地化「茄芷袋」元素融合编织意象所构成的双十主视觉,展现台湾 2017 一起更好的团结力量。

以设计师眼光探讨:2017年国庆主视觉为何评价两极
吴姓网友的分享贴文,其中有张照片就有以前中华民国美学的其他各种案例。
设计的争议,抄袭还是巧合?

虽然茄芷双十在设计圈里大受好评,但还是出现了网友起底,茄芷双十的十,在细节及比例上看起来相当雷同 2008 年台湾设计师週的识别。

以设计师眼光探讨:2017年国庆主视觉为何评价两极

这究竟是不是抄袭?在设计师圈里引发了主要两派,一派认为相似度极高,设计团队应该要做好功课避免「抄设计」的风波;另一派则是认为,在设计上两者理念大不相同,只是概念都运用到「编织」,所以才会出现元素类似的情形。

08 年设计师週原设计者否认抄袭一说:『这是巧合』

针对抄袭一说,后来 08 年台湾设计师週识别的原设计师: 李根在 ,已于 9 月 17 日下午公开回应表示:『自己和郑司维是交情很好的朋友,郑为人执着,李相信他不会抄袭 。』李根在除了否认抄袭之说外,在发文中也抛出一个很有趣的开放问题:

网民反面评论,总结三大类型

设计圈的好评及抄袭争议之外,网路上对茄芷双十反面评价也不少,多且杂。有些太过激进的留言我就不把截图放上来避免不必要的引战,归类后,反面评价可以总结归类分为三大类:

1. 认为「茄芷袋」是不恰当的设计元素。

「嫁鸡随鸡飞,嫁狗随狗走,嫁乞丐就要背茄芷斗。」这句台湾俗谚让有些网友表示「茄芷袋」会让人连结到早期台湾的「贫穷」及「农村」,而让主视觉显得俗气,甚至进一步觉得这会唱衰台湾因此衰退。

2. 认为「红蓝绿」三色配色不妥。

设计理念虽强调三色选色来自于「茄芷袋」的配色,但仍有许多网友认为颜色上,红代表中国政权,蓝绿代表台湾党派,主视觉的编排外红内蓝绿让人觉得暗示『红色独裁政权包围蓝绿政党』。颜色话题延伸,还有人觉得:『既然红蓝绿都有了,那把台湾的亲民党橘,新党黄,台联土,时力黑放哪了?』

3. 认为「双十」不代表台湾国庆。

引述维基百科:中华民国的国庆日,又称双十节、双十国庆、双十庆典、武昌起义纪念日、辛亥革命纪念日等。说法很多,但大宗论述是『双十不是台湾人的国庆,而是中国的国庆,台湾不该在 10 月 10 日庆祝别人国家的生日』。

以设计师眼光探讨:2017年国庆主视觉为何评价两极
以设计师眼光探讨:2017年国庆主视觉为何评价两极
有些网友认为视觉上看起来像『红色独裁政权包围蓝绿政党』,并表示只使用红绿蓝其他党派颜色也该补上。

负评种类中,前两点关于「茄芷袋是否合适作为概念?」「转化后的配色是否不妥当?」我想都是比较属于「个人主观认知」和「个人品味」的差异所引发出来的观点。

茄芷袋在过去或许和贫穷做连结,但是在时代变迁后,它成了台湾复古的代表,而且还受到许多国外观光客的喜爱,为台湾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效益。因此,是要选择将茄芷袋做哪一种连结,然后评论它是否合适作为主视觉元素,也都取决于每个人自己独到的品味了。

政治归政治,设计归设计。

而关于反面评价的最后一点——『认为「双十」不代表台湾国庆。』

由于这篇文章我反映的是纯粹的设计师观点及我在网路上爬文后整理的资料,我就不进行任何政治色彩的言论。但反面意见里我非常赞同社运参与者 老丹 的论点。以下为他 2017 年 9 月 15 号发文的两段节录:

我觉得 老丹 说得很有道理,他清楚设计师能够做到的极限在哪、责任在哪。

当我们设计师在执行一个专案时,必然会遇到许多问题,能解决的就会儘量解决,这是设计师该做的工作。但有些问题是来自于社会结构,而社会结构都是经年累月而成难以改变,社会的问题该由社会群众一起解决,而非由经手敏感议题的设计团队独自承受。

以设计师眼光探讨:2017年国庆主视觉为何评价两极
老丹论述的全文截图。

答案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藉由这篇文章抛出这个问题给大家。

目的绝对不是为了引起笔战。这纯粹是因为我第一眼看到 2017 台湾国庆主视觉真的很喜欢,爬文后却看到了一些立场不同的思维甚至激进批评主视觉的言论,价值观冲突之下触发我思考许多才将所想的浅见写成一篇网誌。

除了中间反面立场的三点及设计抄袭争议的探讨,都是从脸书及网路上爬文彙整出来的外,这篇文章只是我个人的立场,不能代表所有的设计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