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Z时生活 >欢笑、恐惧与虚伪:论言论自由与嘲讽 >

欢笑、恐惧与虚伪:论言论自由与嘲讽

「笑声可以让村民在短暂的片刻里,不再在意害怕的感觉。但是神的法规乃是透过害怕的感觉执行,而这害怕的感觉真正的名字,就是对神的畏惧。」

──恩贝多‧艾科,「玫瑰的名字」(作者自行翻译)

十余年前曾经出差至伊朗德黑兰,遇见的客户亟于与我们这些新兴的东亚国家建立商业关係,因此与他们聊了不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做进出口贸易的客户对于美国的贸易制裁当然不满,但是他们最厌恶的却是伊朗的回教政权。

欢笑、恐惧与虚伪:论言论自由与嘲讽

客户们会带着我与满袋的走私啤酒回家晚餐(伊朗的海关入关处写着几个大字:「带酒入国者可处死刑」),他们的妻子一回到家,就忙不迭地将覆住全身与头髮的长袍脱掉,然后大家一起吃着烤得太乾、客户们却很喜欢的烤肉,听着客户以英文大骂政府、宗教禁令与宗教警察,对源远流长的波斯文化被他们看不起的阿拉伯国家给「阿拉伯化」的不满,以及他们有多期待到马来西亚去度假,「因为那裏的回教律法执行没有那幺严格」。

客户们只敢在家里或是窗户紧闭的车内这样的密闭空间才敢大鸣大放,而且还是用大部分伊朗人听不懂的英文。他们并没有像我在街上等车时,主动靠过来用蹩脚英文搭讪那个穿着军装的小伙子那样地戆胆:他一见到我是外国人,就凑过来问我是否去过美国那个美好的国家,还大肆批评伊朗回教政权的差劲,当然,这是用英文说的。

也许更令人讶异的是当他们来到台湾时的表现。如果他们是一群人同行的话,他们就会乖乖遵守回教戒律,还会在固定时间要求我们準备房间以祈祷;但是若是一人独自前来,那幺那位仁兄大口喝酒、甚至大口吃猪肉乃至寻芳的机率就会大为提升至「非常有可能」,与其他许多中东等回教国家客户一样。

镜头转到现在。在巴黎为了纪念CharlieHebdo杂誌社恐怖攻击的游行开始前,CNN记者访问一位前杂誌社的成员,对于这个事件她悲伤地说,为什幺恐怖份子他们不了解笑的力量呢?我们只是想博君一笑啊?

另外一方面,经济学人也在本周纪念这次恐怖攻击的报导中坚持两个重点:一是捍卫该杂誌社与任何媒体「冒犯他人」(tooffend)的言论自由,另一个重点则是拒绝将这事件视为西方民主与极端伊斯兰的文化冲突,也连带拒绝邪恶化伊斯兰。

恩贝多‧艾科在1984年所出版的「玫瑰的名字」中,借中世纪某修道院里各方人马,对于传说中失落的亚里斯多德关于喜剧着作之争夺战与凶杀案,来表达其对于众多哲学、神学乃至于社会议题的意见,其中反对此书被昭告天下者的意见即为「笑使人暂时得以忘记恐惧,对神的恐惧。」这样的想法恰与攻击这本杂誌者的想法有相近之处:汝不得以所谓幽默来挑战我相信的教律。其实这本杂誌所做的不过是挑战部分人士建构成神的观念,也就是教规与部分人士的神圣性。

有趣的是,在前述小说的结尾,作者藉着修道院的付之一炬来隐喻中世纪的神权至上思想,即将被亚里斯多德所代表的启蒙思想所击败垮台;但是在那个宗教至上、迫害犹太人的欧洲黑暗时期里,保留了并研究希腊罗马哲学思想,并将其再次传进欧洲的却是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甚至当年连犹太人在阿拉伯人统辖区域里,其处境虽然也被歧视,但却比在欧洲好得太多,其信仰自由与人身安全也被保障。对比现今伊斯兰被认为是封闭残暴反犹太,西方国家被认为是人权先进的状况,不得不说历史充满了讽刺。

也因此西方媒体纷纷慨叹,何时伊斯兰教才有自己的启蒙思想,从神权至上的观念中解放出来,而改为以人为中心的思想,并且开始质疑权威,并确立政教分离的原则?至今许多讨论集中在法国政教完全分离与言论自由的原则,以及对伊斯兰乃至于对东方人甚至其他种族的歧视这两个议题,但是对于欧美主要媒体这样的质疑,却较少被着墨。

事实是这次法国的恐怖攻击,是被视为一连串对自由意见表达的攻击事件之延伸,其中包括2004年谋杀荷兰导演特奥‧梵谷的恐怖攻击,这位导演只是拍了一部片质疑可兰经与伊斯兰教中对女性的对待,就被激进份子给谋杀了。也因此这次事件让欧洲知识份子都同仇敌忾,也让我们不禁要自问「如果你会因怕冒犯别人或是因此被杀被攻击,而闭嘴不谈某个议题的话,请问这还叫言论自由吗?」。

同时亲身看到如前述的伊朗客户的双重生活后,笔者不禁要质疑在许多伊斯兰教国家,人民被迫要过这样的双重生活,这不也是一种值得批评反思,甚至于被当成笑话的虚伪吗?

当然我们也要批判欧美媒体的不公平及虚伪,未曾对伊斯兰国家与族群(以及其他许多少数族群)的处境给予公正报导:以笔者本身为例,经济学人儘管高唱言论自由,对于笔者多次质疑其对台湾报导过少,报导时又过度美化马英九政权与其个人,绝口不提其可能涉及之贪汙案与统治无能,而且很少访问反对党,但是这样的质疑从未出现在其读者投书栏上。反对党立委应该去查查看,其与国民党之间的关係,也许会找出更多政党与媒体间「密切合作」的惊人内幕也不一定,尤其是在胡志强都可以转身一变成为旺中集团的第二把交椅之际,不禁让我们怀疑,国民党的媒体攻势是否将更加无所不包,言论自由也将更加受到危害。

  上一篇:   下一篇: